覃丹和林凯是大学时就恋爱在一起的,两人十分恩爱,结婚后,林凯的工作颇有建树,深受老闆喜欢,做到了公司高管,收入非常高。有了儿子后,林凯要覃丹回家相夫教子。

林凯说:「你那起早贪黑几千块钱的工资,还不如我给你的零花。」儘管覃丹心里不情愿,但为了林凯和孩子她还是忍痛割爱,辞职了。

覃丹把孩子带到了四岁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从一个职业女性完全成了一个家庭主妇。

不过林凯说不嫌弃她,只是林凯去参加活动,从来不带她。覃丹隐约感觉到林凯有些心不在焉。

女上司看上「老公」要我开价, 我毫不犹豫「三百万」卖夫!几个

那天週末,林凯意外没有外出,而是在家陪着儿子打游戏。这让覃丹很高兴,她要好好给丈夫和儿子做一桌好菜。

这些年她天天练习,只是林凯在家吃饭的日子少之又少,他总说自己工作忙。

覃丹正在炒菜,有人按了门铃,林凯在书房里似乎没有听到。覃丹跑到门口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有些冷傲的陌生女子。「你是林凯家的保姆?」

「我是他太太,有什幺事?」覃丹还以为是推销员。

「我是林凯的女朋友。也是他的老闆」女人说。

女上司看上「老公」要我开价, 我毫不犹豫「三百万」卖夫!几个

覃丹被打了一记闷棍,獃獃地说:「这不可能?我找林凯?我去叫他……刚刚他还在陪陪儿子玩游戏呢。」

这时林凯出来了,拉着儿子的手对眼前两个女人说:「你们谈。」然后就带着儿子走出了家门,留二个女人在客厅谈判。好像这事完全与他无关一样。

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女老闆开口了:

「三年前我就跟林凯在一起了,我一直很欣赏他的能力,当然不仅是工作,你懂的。三年前他要我等一等,说你刚生孩子,孩子还小。现在我等不及了,因为我们也有了孩子,所以我来拿回我该得到的幸福……」

「你不是拿回,那是夺走我的幸福。」覃丹有些激动。

女老闆笑着说:「你幸福吗?林凯说他跟你同房,只是同情你!」

覃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没有想到那个当初为了追她在宿舍楼下蹲了三天三夜的男人现在居然这幺说她。

她感觉双腿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她努力坐了下来。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女老闆看见覃丹在犹豫,开价一百万买夫。覃丹冷笑,女老闆咬咬牙说:「你说个价吧。」

覃丹,没有再犹豫了,当场卖掉结婚四年的丈夫,价格是三百万现金、房子,附带儿子的监护权,林凯只能凈身出户。

覃丹心已死,结婚四年,林凯就外遇出轨三年,还孬种到让女人自己来家里谈,他却抽身旁观,只在等待两个女人厮杀出一个结果来,这样的男人还有什幺好留恋的。

女上司看上「老公」要我开价, 我毫不犹豫「三百万」卖夫!几个

签了字,拿了钱,覃丹对着挽着林凯胳膊的女老闆说: 「一个抛家弃子的二手男人,你觉得他值这幺多钱吗?」女老闆的脸色变了变。

不出半年,覃丹就遇见了幸福,找了一个比她小5岁的的男子,是个健身教练。男子对覃丹很是着迷,也很心疼她,对儿子也很好。覃丹很庆幸当初自己的英明决定,没有死死纠缠一份已经没有价值的感情。

那天在商场碰见林凯和女老闆,林凯看着覃丹和教练一起,脸色很不自然。没想到女老闆给了林凯一脚,很不高兴的样子甩手走了。

女上司看上「老公」要我开价, 我毫不犹豫「三百万」卖夫!几个

覃丹挽着教练的胳膊故意走到林凯的面前说:「亲,我们去接儿子吧,晚上回家,你给我做红烧鱼吧,我都快馋死了。」

教练亲了她的额头说:「好的,亲爱的。走接儿子了,以后你就给我生个女儿好不,这样我就一儿一女了。」

林凯愣在当地,心里狠狠作痛。

(你怎幺看待这事?如果有人出三百万要买走你的另一半爱侣,你愿不愿意出手呢?畅所欲言,留下你的观点和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