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为了试探亲儿,看病向儿借钱,却遭恶媳白眼还签下字据,不料

故事发生在多年前......

时值秋季,山谷里处处金黄,黄的穀子,黄的树叶。天高高的,远远的,云淡淡的,轻轻的,田野里瀰漫着熟了的穀粒的甜味。傍晚时分,夕阳西下,红霞铺满天,柳溪村的村民还忙着收割.......

「王老汉,你咋一个人呀?天都快黑了!」刘婶站在田埂上,大声地问道。

「没事的,这些我很快就能弄完!你也赶紧回去吧!」王老汉扭过头,笑呵呵地回应道。

刘婶走后,王老汉抬头看了下天,不禁叹了一口气后,又低着头干起活来。

王老汉年轻时为了养家糊口,,经常昼夜不分地干活,老了却落了个头痛的毛病。老伴走后,头痛更是折磨着他。

回到家后,王老汉放下工具后,就走到满是草药味的厨房里把药罐子取了下来,放在灶台后就去给鸡餵食去了。空蕩蕩的房子,孤独一人,显得些许凄凉。

几天后,王老汉一人去了县医院看,直到傍晚才回到家,想起医生说的话,他眉头紧锁。第二天一早,王老汉就託人叫来两儿子儿媳。

中午时分,一家人才凑齐,王老汉沉着脸说:「我今天去了趟医院,医生说要住那边,费用要一万左右,我身上的钱不够,今儿个只好向你们借。等病好了,穀子卖了,我再还给十万。」

在家生活的老大王志胆小懦弱,听后就说:「那我和老二各出五千吧,往后不够,再一起出吧!」说完,下意识地敲了一眼妻子刘梅。

刘梅狠狠地瞪了王志一眼,挖苦地说:「呀?这一半恐怕都难啊!你不知道两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学费的钱还没有着落,再说今年又没赚到钱,五千哪里找?咱爸年龄都这幺大了,田里的活能干多少,还要还十万,这不是在说笑吗?」一旁的王志,听的是默不吭声。

老人为了试探亲儿,看病向儿借钱,却遭恶媳白眼还签下字据,不料

这时,二媳妇章华说:「咱爸有病,给他治是我们该做的事。不过大嫂既然都说了有困难,那要不这样吧,我家出六千五,你们出三千五,可以不?爸说的十万,我看就算了吧。这事要是让,村里人知道,背后不知道会说什幺坏话!落个不孝的名声。」

刘梅嘲讽道:「弟妹,你真会说话啊!你有钱,你来尽孝好了!反正我没钱,村里人说什幺我也无所谓!再说了,村西头的张老汉头痛也没治过,人不照样活着吗?」

在外打工的老二王伟,听得很是气愤,正色地说:「大嫂,有你这幺说话的吗?就不怕你的儿女知道这事,以后也这样对你吗?」

刘梅「唰」气红了脸,站起身指着王伟吼道:「你有什幺资格教训我,反正这钱我不出,你能拿我怎样?」

王老汉沉不住气了,拍着桌子说:「既然你们拿不出钱来,我就不治了!」说完,手发抖了起来。

「爸!」章华走到王老汉跟前,安慰道:「大哥家确实有困难,我们就不要难为他了。好在王伟这两年攒了点钱,孩子也才读初中,一万元我家全出!」

王伟也赶紧劝道:「爸,嫂子说的是气话,你可别听进去啊。章华说得对,是病得治!钱我们出!」

此时,刘梅一副洋洋得意得样子,王志则是低着头不敢吭声。

「你们俩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屋内人循声看去,原来是村长来了:「刚才的事我都听见了,王伟家真是好样的!」

「村长,你赶紧给我们做个证。今天谁给我出一万,日后我定还十万。」

王伟两口子不同意这签字画押的事,怕说传了出去,会让人说閑话。王老汉则不以为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们不签,我不治了!」

最后拗不过王老汉,王伟夫妻只好同意。

村长找来纸摊在桌子上后,照着王老汉的话写了下来,依次让王老汉和王志、王伟签了字,最后再签上自己的字,以表公证。

第二天一早,王伟和章华把一万交到了王老汉手上,可当王伟夫妻要陪王老汉去医院时,王老汉拿着钱却说道:「医院先不急着去,你去把老大一家,和村长叫来!」

等大家坐好后,王老汉从他的内里口袋中拿出个崭新的存摺,不紧不慢地说:「其实,前不久我在地里挖到了个宝贝,拿去卖换来了十万!现在我要兑现昨天说的承诺了!这张存摺里面有十万,老二你拿去!我这病跟了我这幺多年,能不能治好我都清楚!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的反应!」

刘梅听后傻眼了,獃獃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王志悔恨写满脸上,而章华,欣喜之余时却说:「爸,这钱。还是留着你用,能不能治好先不管,至少得让你过得舒服呀!」

王伟见此点头以示同意,一旁的村长更是投来讚许的眼光,王老汉的塌陷双眼却早已噙满泪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