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全台湾只剩下50只的竖琴蛙大唱情歌,台湾国宝级大紫蛱蝶与宽尾凤蝶在眼前舒展翅翼。濒临灭绝的楚南氏山椒鱼在青苔上傻傻微笑…你想过这些照片是如何拍出来的吗?即使没有在山上扎营十天半个月的毅力,或是在山林间泥地上挣扎行进的勇气,大型阿生都欢迎你,随他一起认识台湾丰富多样的生态环境;在镜头下,最常见的昆虫都是一个奇妙世界。

一机一镜拍生态

大型阿生刚开始拍摄生态摄影的几年,Nikon CoolPix 4500是他唯一的拍摄工具;除此之外,他的摄影包里,只有两张256MB的记忆卡、三颗电池,以及一瓶矿泉水。「当时的相机很容易迷焦,常常拍一张照片就得花好几分钟在重新构图的对焦上,因此一个电池大概只能拍50张左右。」阿生表示。现在带的东西虽然多了不少,但除了野外求生必备工具外,在摄影器材上,也不过就是一机一镜、两支闪灯、雅圣环灯,以及记忆卡、电池、接写环等配件而已。


▲这是以Nikon CoolPix 4500拍摄的环纹蝶。牠那绿色的眼睛,像不像小玉西瓜?

这样拍出精彩生态摄影作品

虽然说各种生物在镜头下都值得探索、观察,但人们对于罕见的物种,总是会有追求的渴望,以及求之不得的遗憾。既然这些娇客们不可能像人类模特儿一般听命行事,想拍摄牠们的人就只好自己多作点功课了。「就算是人类要上班,都会有跷班的时候吧!」阿生笑着说,「你怎幺能要求昆虫排好上班时间等你来呢?」一般说来,蒐集书本资料是非常重要的前置作业,许多拍摄资讯与地点,往往必须翻阅早期出版的书籍才能查到。了解了什幺季节上哪拍之后,就能安排休假时间,但在出发前,当然还是要注意当週气候预报。

▲阿生第一次与好酒的大紫蛱蝶相遇,就是在水果酒酿上;那是一次巧合中的巧合。

除此之外,提升自己与拍摄对象相遇机会的见面礼当然也少不了。滴酒不沾的阿生会準备自家酿的水果酒,上山「拜」某些蝴蝶;如果不在意只有雄蝶赏光,找对地点撒一泡尿也是个好办法。但就算演员驾到,舞台没搞定也不行,因此阿生每到一个拍摄地点,总会先四处走一圈观察环境,预想光线与阴影来安排时间,以提升拍摄的效率与品质。


▲姿势正如祈祷般的蜉蝣,短暂的生命,给了骚人墨客不少发挥空间;唯有夜拍,你才能赶上牠初生的美丽姿态。

大型阿生的拍摄小技巧
    将曝光值调整到-0.3或-0.7EV。若没有调整EV,画面容易过曝;此外,调低EV值也可以提升快门速度,对準确捕捉动作十分有用。注意被摄主体与环境间的色彩与明亮差异;如果主体太暗造成反差过大,必须斟酌使用闪灯为主体补光,或选择较暗背景来搭配,才能拍摄到主体细节,并避免前后背景过曝。反之亦然。夜拍是生态摄影中的重要领域,善用闪灯离机线,就能控制光源的方向与角度,成功保留拍摄现场的气氛。熟悉单一离机闪灯的使用之后,可以多加一支(甚至以上)闪灯,让多重光源营造出更具立体感的画面。按下快门前多观察,有时候调整一下拍摄的角度,就可以改变最亮部和最暗部的受光情形。善用接写环,就能大幅提高镜头的放大率,又省下携带镜头的麻烦。
    ▲在蝴蝶常聚集的地方,阿生会在想要的光线位置摆好离机闪灯,再以光触发的方式拍摄。(摄影:羊西)


▲中华大虎头蜂超爱水果酒,体型长达五公分的牠,是全世界体型最大的虎头蜂。


▲有「小乳牛」绰号的棋石小灰蝶正在交尾。这是牠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大事,也是容易拍摄的好时机。

採访:林怡君 作品提供:大型阿生
本文将同步刊载于DIGIPHOTO 杂誌NO.41